大家好,我是《枫游记》专栏作者小青!虽然已是初冬时节,但本期《枫游记》还是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今年夏天我在魁北克旅行时的奇妙际遇。

  这些年,你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景?遇见过多少有趣的人呢?今夏的魁北克行走不仅一路饱览迤逦风光,还偶遇一些寻常日子里难见的有趣的人,邂逅总是匆忙而又短暂,有的没来得及合影留念甚至未请教姓甚名谁就擦肩而过了,可他们各具风采的影像已深深植入我的脑海。也许,文字是最好的追忆,也是对他们最好的感谢。第一位要写的是一位具有神奇色彩、每年挑战帕斯巨石的蒙特利尔老人杰克。

  魁省之行重中之重的一站就是加佩斯半岛(Gaspé Peninsula)的帕斯巨石(Percé Rock), 这座耸立在大西洋里的巨石完全由化石构成,据说有3.75亿年历史,长433米、宽90米,最高处88米,重达500多万吨,同时拥有世界上在水中最大的天然石拱,从pérce镇坐船去鸟岛的海面上经过这座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的巨型岩石,宛如一匹低头饮水的骏马,相当壮丽震撼,当然据说从不同角度、不同时间、不同天气观看巨石景象各不同。

不满足于普通游客那样岸边走走、船上拍拍,我们一到pérce镇就四处打探如何利用潮涨潮落到巨石拱门。由于岩石风蚀严重、每天都有石块剥落高空坠下,再加上海水、礁石等各种意外,旅游中心等官方机构统一口径、不提供相关信息并劝阻此”疯狂”行径;网上资料亦说法不一,只言片语一带而过,均停留在听说或看到,连从哪里下海都语焉不详。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从镇上一个打暑期工的高中生那里我们得知下海的地点及第二天潮汐时间,并被告知只有1小时的单程挑战时间,赶不及回岸就会被涨潮的大西洋吞没。慎重起见我们又前往具体地点探路,并与附近的几个摩托人士再次得到确认。

  晚上回酒店,同行的Jason带来消息,他在码头遇到一位蒙特利尔老人,据说老人每年都来pérce挑战巨石、淌水去拱门,众里寻他千百度,终于找到一位”我”到过巨石拱门的人。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八人掐准时间抵达下海点,此时海水已开始退落,浅滩处的礁石显露出来,海草、海带及海生物缠绕在石堆里、散发着浓重的海腥味儿,石滩处已聚集了十几名游客,看来是同道中人!心有戚戚焉无需多言、我们一起踏过石滩向巨石进发。

约十几分钟就快走到巨石脚下,逆着光依稀可见巨石直入云天,海鸥在上方盘旋,前一天在岸边还不觉得巨石之伟岸,今天越靠近越发现人是如此渺小;这时女儿跑来说刚有一块大石头掉在她身后,同行的黛丽姐也听到声响,本来已放下的心又提上来,大家不再交谈,小心翼翼前行。前方就要淌海水了,巨浪滔天的轰鸣,一浪高过一浪,一声强过一声,一些人放弃了,我心里也七上八下。
  这时Jason看见昨晚码头巧遇的那位蒙特利尔老人杰克,杰克大约六十来岁,他带着女友和狗在石滩上行走,文艺滴说就是我(们)恰好来,他(们)恰好在。😛过了一会儿杰克与女友告别、走来与我们同行。

女友与狗在石滩处静候心爱的挑战者平安归来。

我们没有人等,省了招手,头就更不用回了😁

  虽然是夏天,海水却冰凉刺骨,海浪不断地冲上礁石、甩过我们肩头,我们被风和浪打的直趔趄,加上浸过海水的礁石异常湿滑,根本无法企稳,嘴里不断被呛入海水,眼睛也模糊一片,耳边除了海浪的轰鸣听不到任何声音,我不敢多想也没空了解自己的心情,此时一打退堂鼓即前功尽弃,唯一做的就是手脚并用地紧跟在团长身后,幸运的是从礁石上摔下来时要么被他及时截住,要么冲入海中后被礁石挡住,第一次经历落潮才发现落潮比涨潮还可怕、海水将人拉入海中的力量巨大;加之头顶随时掉石块,同行人越来越少,等我有机会回神、转头看时仅剩下杰克、我、团长和女儿四人。

大半身湿透的我爬到一处稍微安静点儿的拐弯处,本来一马当先的杰克停在那里,他大声对我说:”前面开始有挑战了,我想你们需要我的帮助。”好不容易听懂的我既晕炫又感动,晕的是原来之前是毛毛雨,千难万险还在后头🙈感动的是这关口谁都自顾不暇了,居然还有陌生人愿意提供帮助;看看团长为拉女儿在后面越隔越远,耳后不断传来他们的叫喊声并示意让我放弃,倔强上来了,把心一横我决定跟杰克继续。

最后就剩下我们两人,前路越来越艰难,几乎没有礁石了,只有巨大的湿滑岩石边,无处落脚和手,要么被海水冲下去要么自己滚下去,我不敢怠慢,精神高度集中,同时紧张的盯住杰克,真担心他两手一摊说:dear,我也不行了,你自求多福吧!或者 dear,我们错过时间回不去了,反正我喜欢这儿。。。所以他每查看一次手表我的心就紧一下😓好在这些都没发生,杰克话不多,当然那个惊涛骇浪的环境下即使说话也听不见,他仅示意我手放哪儿、脚怎么扣以及不断伸过来救命之手。

杰克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前行路上每一道棘手难题,我估计这块无人区的每一块石头每一处地形他早已刻入脑海,哪里扒岩石边、哪里放弃攀岩直接涉水、哪里需等待、等几分钟。。。我牢牢跟随他,彼时的我突然有相依为命的感觉。

不知闯过了多少道弯、翻过多少道坎,手脚被岩石割破了,我都快忘却今夕是何年时终于瞥见曙光,杰克兴奋地向一处洞口奔去,此刻潮水完全退落,时间精确掌握的刚刚好。

终于有机会抬头打量这庞然大物,黄中带红的巨岩高高的巍峨在我面前,庄严而陌生,脑海里难以置信的闪念不断冲击着我,到底到了没有?还在前面吧?看着杰克像对自己孩子一样熟悉的、欣喜的、细细的欣赏着高高的洞口,频频对着各个角度按下快门,我这才明白我们真的是到了,挑战巨孔岩成功了!我走上前不知道该干什么,除了握手和拥抱。

这时恰有一艘轮船经过,船上的游客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见我们,人群沸腾起来,很多人向我们挥手、尖叫,船上高音喇叭不断嘶吼着,老人兴奋地摆动身体、呼叫着与船上的游客互动。

  喧嚣过去,又只剩下我们两人,衣服快干了,我请杰克帮我拍了这张难能可贵的纪念照。

巨石拱门正面

穿过拱门,我走到巨石背面,突然有莫名的恐惧,不知会撞见什么,据说海豹、鲨鱼经常出没此地,不会攻击我这个手无寸铁的不速之客吧?不过当我走过去仅看见蓝天白云和无尽的海浪;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坐在岩石边上,恐惧感刚退,强烈的孤独感又不期而至,此前一路像打了兴奋剂、豪情万丈的我半倚在岩石边,各种胡思乱想我会不会被困在这里永远回不了人间了、我该爬到巨石的哪一段才能保证不被海水淹没。。。

终于听到一声”return”,这号令比”come”还要振奋人心,我迅速与杰克一起行动,海水退落后礁石逐渐干爽,加上我已有了一些经验,回程身手敏捷多了,仅用去程的一半时间我们便回到石滩边。

与杰克挥手告别,他坐回女友旁边,动作很大、夸张地在叙述着什么,也许在巴拉巴拉我们的疯狂之行。

第二天坐船去鸟岛,船离巨孔岩越来越近,高音喇叭照例在讲述着帕斯巨石的前世今生,人群开始骚动,各种摆拍不断,我少有的静静坐着,凝视着这个熟悉的陌生儿,江山依旧、海天如常,唯,傲立的拱门下少了两个疯子😋😛

第三天离开帕斯镇,车越行越远,巨石越来越小,回头遥望Pérce Rock,秀美婉约,清晨薄雾的笼罩和淡蓝海水的烘托共同交织成如梦似幻、飘渺的仙境,一扫前天狂暴噬人的张牙舞爪,真是个七十二变的妖孽!

疯狂过去,我安然重返人间,但我想与杰克共闯巨孔岩的这段记忆会日久弥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国际电视立场无关。切记注意旅游安全,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LEAVE A REPLY